有限合伙人调研:管理水平仍是LP选择GP的决定性因素

某LP表示:“我们乐于向过往业绩显赫的基金经理支付标准管理费。”


2021-03-15

有限合伙人调研——GP选择标准

在投资组合中的基金经理或GP数量的问题上,投资者之间存在不同看法。过去12个月间,疫情冲击引发市场剧烈波动,投资者不得不重新审视其另类资产类别和负责配置管理的GP。SS&C Intralinks调研报告显示,46%的受访者有纳入新GP的计划,42%的受访者选择继续信任现有GP。

此外,2021年SS&C Intralinks有限合伙人调研报告 还表明,管理规模在1—5亿美元之间的中等基金经理,仍是投资者的首选合作对象,而私募股权则是最受青睐的投资领域。

找到理想的投资区间

Gabriele Todesca是欧洲投资基金(European Investment Fund)的股权合作部负责人,致力于通过银行、融资租赁、小额信贷、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基金等众多合作伙伴,依托金融产品创新为欧洲的中小型企业提供支持。

Gabriele表示,在私募股权投资领域,EIF表现最好的当属管理规模在1—5亿欧元之间的多支基金。对此,他解释道:“我们非常乐于与初出茅庐的基金经理合作,从而降低基金的平均管理规模,这也是EIF的一大独特之处。另外,我们尤为注重私募股权领域的缝隙市场,特定的国家、特定的市场、特定的策略,不需要太大的管理规模也能实现可观的回报。”

SS&C Intralinks有限合伙人调研报告还显示,在配置中等规模的GP之外,LP也在持续加码管理规模超10亿美元的基金,近三分之一的投资者表示,高水平的基金经理仍是资产配置中的重要一环。

鉴于疫情对金融市场造成严重冲击,在充满不确定性的环境中做出类似选择并不令人意外。对于LP来说,他们希望将资产托付给值得信赖的人,而良好的过往业绩和卓著的业界声誉正对LP的胃口。

以欧洲对冲基金Prime Capital AG为例,该基金一方面选择广撒网策略,既投资超大管理规模的基金,也投资中小管理规模的基金。另一方面,其旗舰型FOF母基金PCAM Blue Chip,则选择投资一揽子多元化优选“蓝筹”对冲基金,管理规模均不低于50亿欧元且连续5年拥有良好的业绩记录。

Prime Capital对冲基金投资经理Philipp Zehrer评论道:“此外,我们还有PCAM Select产品,主要投向资产管理规模不低于5亿美元的基金。我们的第三款产品PCAM Liquid Alternative Credit,主要投向缝隙市场管理规模受限的信贷基金(管理规模在5000万美元至5亿欧元之间,视具体投资策略而定)。”

Prime Capital的投资团队拥有20多年的投资经验,与众多基金经理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和投资关系。过去12个月间,在面临市场波动需要平衡三款产品的投资组合时,由于无需再对管理人的管理团队进行当面考察,这一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在对冲基金和私募股权领域,如何有效利用当前的合作关系始终是影响GP选择的决定性因素。

Zehrer进一步阐述道:“找准恰当的投资时机向来并非易事,但也绝非毫无可能,最终还要取决于基金经理的个人素质。自2007年以来,我们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投资选择与不同的基金经理合作。”

“未来2—3个月内,我们很可能继续为PCAM Select产品增配两位新的基金经理。”

收获理想的投资回报

目前来看,私募股权投资者对所获收益的满意度有增无减。Todesca指出,其选择的部分医疗服务和医疗科技基金经理,“在过去12个月间做出的投资配置极具韧性” 。

“多支收购基金的表现也非常坚挺,总体而言,股权类资产受疫情的影响不是特别大。”

对此,Todesca表示:“未来,我们希望将重心放在估值的可持续性方面,并为此采取稍显主动的策略。例如,考虑到传统的收购策略更容易受到市场周期影响,我们可能会更多地采取平台型并购策略(B&B strategy)。”

一些投资者仍然相信,中低端市场的部分估值将持续偏低。一位LP评论道:“在选择基金经理时,中低端市场的投资策略和GP的选择空间,比中高端市场更为宽松。”

这一观点进一步说明,LP对管理规模在1—5亿美元之间的基金经理情有独钟。

英国私募股权与创业投资协会(BVCA)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82%的投资者称在考虑新生代基金经理时,会优先考虑投资其管理的第一期基金。不仅如此,近90%的投资者表示,他们在选择近两年内刚为其所知的新生代基金管理人时,并不会有过多的顾虑。

Todesca表示,EIF基金与上述90%的投资者持类似观点,对新生代基金经理持欢迎态度,包括近两年内涌现出的基金经理。

Todesca评论道:“有时候,选择新的基金经理意味着我们要放弃其他的基金经理,而且有些人可能已为我们所熟知两年以上。过去12个月以来,我们的变化之一就是,可以更加放心地选择未曾谋面的新生代基金经理。在以前,这种决定近乎天方夜谭。”

对此,Todesca进一步阐释称:“投资准备阶段审查基金经理时,管理团队的水平和素质仍然是左右投资的关键指标。基金管理团队中可能有未曾合作过的人,其过往业绩也可能跟其他人存在交叉和重叠。如此一来,你就要对他们曾经开展的交易进行深入研究。归根结底,投资的成败与否,取决于管理团队自身的水平和素质。”

Zehrer对此表示完全认同:“对于我们的旗舰基金,由于标的基金的体量庞大,其管理团队的整体素质至关重要。因此,管理团队的人员组成、投资模型和风险模型的质量等,我们都会逐一审查。”

就投资策略而言,Zehrer表示,管理团队在CTA和主观型宏观策略等策略选择上自由度相对略低:“我们已经花了很长时间寻找合适的基金经理进行投资,但目前仍未确定合适的人选。不过,我们自己的旗舰基金倒是新招了一位量化基金经理。在此之前,双方之间已经有了较长时间的合作。2020年,在量化基金普遍表现不佳的大环境下,我们与这位基金经理通过反周期操作,取得了不俗的业绩。”

2020年1季度,全球量化股市中性资产缩水7.86亿美元,为2009年以来的首次1季度资金外流。对冲基金巨头文艺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和桥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等都在忐忑与不安中度过了揪心的一年

投资者对市场波动的反应,为Prime Capital等基金提供了难得的入场机遇。

Todesca强调,2021年私募股权领域的竞争将愈发激烈,理解其中价值创造的驱动因素是重中之重。“我们尝试将诸多动因结构为单一要素,如多重套利、增强盈利能力等,希望能获得决定管理团队价值创造因素的关键洞察。”

2021年,GP选择趋势的最后一项观察结果,是LP对于管理费谈判的信心有所增强,尤其是面对新生代基金经理。对更高的潜在投资回报的追求,是造成这一变化的主要动因。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观点。

Todesca表示:“对我们来说,管理费并非最重要的考量,我们希望能够通过与新生代基金经理合作,发现和吸引更多人才,尤其是需要跳出当前私募公司的固有模式时。选择新生代基金经理,能够创造重新协调各方利益的机会,打造更加积极和富有活力的GP/LP合作关系。”

“另一方面,EIF基金还肩负着开发欧洲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市场,培育良好投资生态的重大使命,支持新的团队是实现上述目的的重要环节,也是我们希望纳入新生代基金经理的原因所在。” 

Zehrer最后补充道,在对冲基金领域,新生代基金经理的管理费较低并非没有原因。

“选择基金经理的本质不外乎一场统计学游戏,谁最有可能成为业界翘楚,谁最有可能获得预期回报,都有据可查。但是,如果选择新生代基金管理人,你需要通过特殊的工具对其进行考察。如果基金经理拥有显赫的过往业绩,我们并不介意按照一般标准支付管理费。”



Meghan McAlpine

Meghan McAlpine

Meghan McAlpine是Intralinks战略和产品营销总监,负责制定产品上市战略,推动公司另类投资解决方案的销售增长,保持其作为投资人、私募股权和对冲 基金管理人领先交流平台的市场地位。 

加入Intralinks之前,Meghan任职于瑞信银行私募基金部,负责通过机构投资者和高净值投资者为国内外私募股权投资企业募集资金。

 

在加入瑞信之前,McAlpine曾任职于德意志银行的并购和企业咨询部,专注于开展医疗行业相关业务。Meghan毕业于乔治敦大学,拥有金融学士学位。

获取最新市场动态:

订阅我们的电邮通讯,直接获取市场深度解读以及分析报告

目前报告及订阅信息仅提供英文版,部分报告将提供中文版。